您现在的位置: 石泉县人民政府> 新闻中心> 媒体关注> 正文详情

石泉蚕桑: 绿了村庄 富了百姓

文章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许兵 发布时间:2020-05-11 10:21
字号:

2020年1月28日《人民日报》第四版

《陕西石泉合心村:种桑养蚕 富了农户》

梯田层层,冬云低垂,晏昌平手握剪刀,在桑园里忙着修枝剪杈。天气寒冷,老晏心里很热乎,“种桑养蚕一辈子,咱山里人能靠这行当脱贫致富,一想就来劲儿!”

陕西安康石泉县合心村地处秦巴深处,1984年,这里出土了国家一级文物“鎏金铜蚕”,经鉴定为西汉时御赐养蚕大户的奖品。2000多年来,这里的百姓世代以养蚕为生。

“深山里养蚕,可真不易。”老晏的妻子徐德美说,养蚕是个苦差事,一到盛暑天,夏蚕“饭量大”,夫妻俩黎明摸黑背上竹篓,漫山遍野采桑叶。“一天跑四趟,太阳落山才回家,吃饭都顾不上。”徐德美一分钱想掰成两半儿花:一年到头,养两张蚕赚1200元,供俩闺女上学,日子过得紧巴巴。

改变始于2016年。合心村第一书记陈子培,沿着崎岖山路走了一小时,来到老晏家。身为高级农艺师,陈子培给村庄“号了脉”:桑园太少,制约养蚕规模;技术落后,劳动强度过大。

深山里来了专家,老晏大开眼界。为照看刚孵出的蚕宝宝,村里引进了“小蚕共育”室。先进设备一启动,消毒、温控等一应俱全。幼蚕由专人照管,科学又高效。

“搁以前,我自己孵蚕籽,得拔根白鸡毛,手抖着去粘针尖儿大的蚕宝宝。”老晏感慨道,“现如今,小蚕上了‘幼儿园’,成活率有保障,个个身体棒!”

跟着老晏爬上田埂,自家三间标准化蚕室盖在梯田边上,白墙黛瓦,整葺一新。进了屋,徐德美抱来柴火,煨在炉膛里。火炉旁,蚕簸、蚕台一字排开,码放得整整齐齐。

桑叶消毒、蚕台饲养、自动上蔟……3年来,老晏学到的养蚕诀窍可不少。“现在,我养8张蚕,比原先2张还省力。加上5亩魔芋、3头牛,一年能挣8万元。”老晏坐到火炉边,刚打开话匣子,陈子培就跨进门来,“老晏,新桑苗给你送来了!‘荆桑’园里套‘强桑’,来年又是大产量!”

鼓起腰包的,不光是老晏。合心村的后山上,新桑园已是漫山遍野。“户种一亩桑,柴米油盐不用慌”,在陈子培带领下,村民在梯田里新开辟400亩密植桑园,成熟后可供养800张蚕;桑叶养蚕、桑园养鸡、桑枝做食用菌,浑身是宝的“蚕桑”,已帮助合心村整村脱贫。

整个石泉县的蚕桑产业也发展得如火如荼:2019年,全县养蚕发种8万张,农户蚕茧收入达1.36亿元;贫困户桑园面积1.8万亩,户均蚕茧收入8400多元。

去年,老晏和村里其他贫困户一道,告别了山上的土坯房,搬到了山脚的小镇上,合心村的安置楼洋气又舒适。

更让老晏开心的是,俩闺女都考上了大学,老大读对外汉语,老二在省城念书,学土木设计。“早几年哪敢想,养蚕还能供两个娃上大学。”老晏眉开眼笑,“新年新气象,我买了俩红灯笼,挂在门檐上。”(记者 高炳)

2020年5月5日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第八版

《石泉:兴桑养蚕 绿了村庄》

一场春雨过后,秦岭山间云雾缭绕。走进石泉县饶峰镇新华村,村民邱洪军夫妇在桑园里翻土施肥。

在石泉县,养了一辈子蚕的父老乡亲不在少数。1984年,这个秦巴深处的小城里,出土了国家一级文物“鎏金铜蚕”,经鉴定为西汉时御赐养蚕大户的奖品。

大山里养蚕不容易。以前邱洪军也曾吃过苦头,直到县上的蚕桑专家来到村庄,才有了转机与希望。

“主要制约原因是桑园太分散,养蚕技术落后,影响规模化发展。”专家“把了脉”,邱洪军开始改良桑树品种,发展密植桑园,实施小蚕共育,推行蚕台饲养……科学养蚕,不仅让邱洪军脱贫致富,还成了远近闻名的“养蚕大户”。

“科学种桑养蚕,不仅山里的生态环境更美了,口袋也鼓起来了。”邱洪军从最初的几亩山坡地桑园,到流转土地发展40亩密植桑园,养蚕规模越来越大。去年,他养蚕60来张,收入6万多元,还评上了当地“十大养蚕状元”。

养蚕鼓起腰包的,不光是邱洪军。放眼望去,新华村的密植桑园,已经漫山遍野。“户种一亩桑,柴米油盐不用慌。”村支书高兴地介绍说,目前,全村密植桑园有500多亩,年养蚕800多张;现代蚕桑产业已让村庄整村脱贫。“不仅技术有人指导,劳动强度大大减少了,还实行订单养蚕,企业直接上门来收购。在这秦岭深山里,生态保护、养蚕增收、照顾家人三不误!”

兴桑养蚕,绿了村庄,富了百姓。这个秦巴小城,还有更宏大的想法——养蚕用不完的桑叶,还可以送到桑叶粉厂去卖钱。眼下,随着桑枝食用菌、桑葚酒、桑叶茶、桑叶粉等蚕桑副产品的开发利用,以及蚕桑生态文化旅游的蓬勃发展,广大蚕农又有了不少脱贫致富的好路子。

借助“鎏金铜蚕”的历史文化和当地蚕桑资源优势,如今石泉县已经打造出了从育苗植桑、养蚕缫丝、捻丝织绸到各类蚕桑副产品开发的完整产业链。

文章来源:2020年1月28日《人民日报》第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