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石泉县人民政府> 文化旅游> 文化石泉> 正文详情

你好,石泉

文章来源:文學陝軍 作者:朱自立 发布时间:2020-09-09 17:28
字号:

石泉,一座依偎在秦岭脚下的千年小城,像养在深闺里的秋水佳人,遗世而独立。在南方以北,在北方以南;是南方人眼里的北方,是北方人眼里的南方。

一只从洪荒穿越而来的月亮,照亮在明清古街的马头墙上,再现了小城如梦如幻的前世今生。禹王宫门前的汉服女子,借着月色莲步轻移,绿腰翩翩、绣履弯弯,舞出了昔日的沧海,今日的桑田。  脚下的青石板街道、条形青石铺成的台阶、衡宇过梁处一排排红通通的年夜灯笼,为小城增添了几分古香古色。沿街是青砖灰瓦、飞檐吊角的商业小高楼,建筑风格与明清时期徽派建筑一脉相承,雕花的窗户、木制的大门却有一种江南古镇的既视感。街道东西长约1000米,南北宽约300米,共有十六条巷子。街区内的古戏台、古巷道、古院落等明清建筑基本保存完整。街道东段的禹王宫,是唐人为了纪念大禹治水而修建,原建筑面积两万多平方米,房屋百间,现存遗址仅有祭祀殿部分。在禹王宫的旁边,是乾隆年间由江西商人建造的距今2000多年的江西会馆,再现了明清时期古街商贾如云、熙熙攘攘的繁荣气象。

街道西段,旧城西城门上镌刻着“秀挹西江”四个大字,字迹斑驳、略带历史的沧桑感,据说是嘉庆年间旧题。始建于明洪武六年的老县衙竟然还完整保留,两页朱红大门呈梯形敞开,映入眼帘的是摆放在门口的鸣冤鼓和石狮子,手持杀威棒的青铜衙役精神抖擞,高堂上端坐的县太爷神色威武,一方惊堂木静置于公案右侧,似乎讲述着“肃静、肃静”的人间正道,透过“明镜高悬”匾额,明清遗韵触手可及,老石泉的历史脉络清晰可见。每逢节假日,一位身穿大红官服的网红“县太爷”便穿越回来,坐着八抬大轿沿街巡游、“招摇过市”,打着“回避”牌子的衙役在前开道,男女老少则汇成人流紧跟其后,好不热闹。

一条河从嶓冢山而起,一路穿山越岭,百汇成江。流过马蹄声疾的子午古道,流过旖旎灵秀的后柳水乡,无论流向哪里,自始至终,都流往春天。后柳水乡因汉水而兴,是汉江孕育的孩子。水乡的美,是清丽脱俗的,是芙蓉清愁、不修雕饰的。黄昏下的后柳水乡是一副天然的水墨丹青,碧水与青天一色,江风与云彩互歌。几艘飞艇从江上呼啸而过,青年男女们欢呼雀跃的表情刚刚显露,尖叫声便即消失在浪花之中。夕阳下的街道,庄重而淑静,像披上婚纱的待出阁的新娘。江边青瓦白墙的阁楼房舍,处处透着江南风韵,青石板铺成的街道是后柳水乡最古朴的底色,行人如织,沉醉在水乡的朝朝与暮暮,将昔日的故事娓娓道来。

岸边的一棵千年皂角树是水乡历史的见证者和守候者,被称为“屋包树”。几间民居将树冠紧紧包围,像极了手牵手围成圆圈玩游戏的孩子。枝叶呈伞状向四周散开,伞下的民居便成了打伞的人。有联为证:“船行峰峰行船船船男女歌盛世,屋包树树包屋屋屋老少颂太平。”恍惚间,眼前的后柳水乡就成了乌镇。那山,那水,那船,那人,都成了我眼中的江南。

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般返璞自然的美景,要到中坝大峡谷才能体会得真切。峡谷全长七公里,具有窄、长、秀、奇、清、灵、野、神、险、幽的特点,集峰、石、洞、林、禽、兽、泉、潭、瀑等自然景观于一体。在这里,有壁立千韧的舍身崖,有栩栩如生的鹞子岩;有刀削剑劈的鹰嘴峰。在这里,你能想到的应有尽有,你想不到的也无所不有。从大峡谷出来,必定要到中坝作坊小镇,这是一个被称为隐秘在陕南秦巴山中的一个原始村落。在这里,天空很蓝、日子很慢,野鸭纷飞、白鹭点点。这里的人们,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男耕女织、采桑养蚕,好不遥逍。原始而淳朴的生活构筑了一派幽雅秀丽的田园风光,眼里耳里是满满的回忆的味道。在这里,你可以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纯净的空气,清洗你落满尘埃的心肺;你可以畅饮清冽甘甜、延年益寿的山泉,让硒元素充斥身体;在这里,你可以细品新采的手工山茶,浅酌农家自酿的浑酒;在这里,你可以来一碗石磨推出来的刚出锅的豆腐脑,加一小碟石泉搨辣子;你可以要一碗手工扯面,配一碟自制的酸辣泡菜,简简单单,却是人间美味。

“中坝作坊小镇”这个如同世外桃源般的,传统与现代、原始与时尚、历史与现代相遇相知的地方渐渐被更多“打柴”的探幽人知晓。中坝作坊小镇,一个体验非遗的地方。在这里,你可以亲身体验磨坊、油坊、粉坊、酒坊、茶坊、醋坊、染坊、丝坊、糖坊、豆腐坊、挂面坊、中药坊、铁匠坊等七十二行手工作坊的魅力所在,听榨油坊劳作的号子声、姑娘小伙的山歌声,看古老的活字印刷技术、藤蔓编制的手艺活,鼻尖所及的是酿酒坊的酒香、庖汤盛宴的菜香。在这里,你可以随意品尝手工麻糖、冻米花糖、手工麻花、传统爆米花等各色点心,感受作坊小镇千年的古朴繁华,体验古老浓郁的秦巴农耕文化。一个作坊一个故事,一个作坊一个传奇,一个小镇一段秘史,一个村庄一部史诗。这是小镇的广告语,也是小镇的魅力和深情所在。

1984年的冬天,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,池河镇谭家湾村农民谭福全在河道里挖沙淘金时,意外发现了一只“金蚕”,他拒绝了文物贩子高价收购,怀揣“金蚕”只身一人来到西安,将它郑重捐献给了当时的陕西省博物馆。经专家鉴定,这只来自汉代的“金蚕”就是现在的国家一级文物、国宝“鎏金铜蚕”。2017年5月14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发表的主旨演讲中,提到了这只出土于石泉县的千年“鎏金铜蚕”,称它为古丝绸之路历史的重要见证,让这只“金蚕”成为了火遍大江南北的“网红”。

丝路起点在长安,丝路源头在石泉。一根长长的丝,赓续2000多年的丝绸之路,见证了石泉蚕桑产业悠久的历史;一枚小小的蚕,唤醒了沉睡千年的记忆,见证了“丝路之源·金蚕之乡”,让石泉从金屋藏娇的小家碧玉成长为大家闺秀,为五洲知晓,在四海传遍。今日的金蚕之乡,万亩桑园绿意盎然,以鎏金铜蚕文化为核心的桑蚕产业、旅游产业业已成为当地人民脱贫致富的主要产业。田园变美了,百姓腰包鼓起来了,日子红火起来了。当地政府分管经济工作的副县长,将此盛景总结为“一片桑叶富裕一方百姓,一枚金蚕助推县域振兴”。

一位老人,行走在云雾山下,休憩在石上清泉,让“鬼谷故里·智慧之乡”名震寰中、享誉天下。这位叫鬼谷子的老人是春秋战国时期杰出的谋略家、军事家,我国古代“九流十家”中纵横家的鼻祖,苏秦、张仪、孙膑、庞涓等众多风云人物都是他的弟子,被后世尊为“谋圣”。据《石泉县志》记载:“鬼谷子曾在云雾山中,相传先生隐处,有废址,其铁棺尚存。周回奇花异卉,一本五色者大如碗。探获苓者,多见之,系带上,以识之,随迷其处。有地约一亩,朝种暮收。一道人坐山数十年,赖以修其真,后化去,遂失所在云。”由此可见,鬼谷子先生曾隐于云雾山鬼谷岭上不是一件扑朔迷离的事儿。

在一大片古老而高大的铁杉树林的掩映下若隐若现的老茅庵,相传是鬼谷子生活、居住之所。坐落在鬼谷岭寺观东侧的鬼谷田约一亩有余,昔日鬼谷田的庄稼可以早种晚收,后来,小道童打碎了田边叫鸣的石公鸡,鬼谷田再也长不出早种晚收的粮食了。怪石嶙峋、壁立万仞的舍身崖是鬼谷先生羽化登仙的地方,沿着一条逼仄的石阶小路,几经盘绕可直达鬼谷仙洞,那是鬼谷子和苏秦、张仪师徒藏经书之地。鬼谷岭最具气势和神韵的要数漫山遍野的杉树林了,在这里,铁杆杉、古茶树巍巍然直指云天,千年珍稀红豆杉盘根错节、随处可见。在云蒸雾绕的林间拾阶而上,鬼谷子的神秘气息扑面而来,有一种“羽化而登仙”的飘飘错觉。有诗为证:“探幽直到鸡鸣处,此境无僧亦悟禅。”

对于大多数慕名来石泉的朋友来说,吃一次地道的汉江石锅鱼,就会让你瞬间将这个城市爱得刻骨铭心。从汉江钓一条愿意上钩的馋嘴花鲢,用窖藏了八年的苞谷酒将其灌醉,将鳞鳃内脏留给它的小伙伴儿,用汉江水洗干净它的身体,腌制装盘上桌,将秘制的汤汁和鱼块放入石锅中,三杯酒下肚后就可以大快朵颐了。

据民间故事记载,清初康熙年间,汉江边有一家专门做鱼的小店,风味独特。康熙皇帝微服私访时,在小店尝了这道菜后龙颜大悦,欣然提笔将这道菜赋名“金福鱼”,该菜品立即传遍大江南北。传至石泉县,当地厨师就地取材,用石锅代替金属锅,“金福鱼”便演化成了现在的让西安人驱车四小时的晚餐“石锅鱼”。

汉江石锅鱼因石泉而传播至今,石泉也因汉江石锅鱼而闻名遐迩。可以说,石泉与汉江石锅鱼互相成就了彼此。

石泉因“县城石隙多泉,其水清冽,径流不息”而得名,是一个如宋词般唯美的城市。夏属梁州,商周属庸国;战国时期,秦强了属秦,楚强了属楚。因此,如今的石泉兼具秦文化的“兼容博取、雄沉浑壮”和楚文化的“恢弘诡异、惊采绝艳”,自成一派风格,也造就了“石泉十美”的特色文化和绚丽风景,依次是:云雾仙山雄奇之美;后柳水乡清柔之美;燕翔洞府梦幻之美;中坝峡谷灵秀之美;子午银滩浪漫之美;千年古城宁静之美;蚕乡桑海丰饶之美;富硒佳肴天然之美;石上清泉神韵之美;汉江浣女脱俗之美。威廉·福克纳有句名言:“我的像邮票那样大小的故乡本土是值得好好描写的,而且即使写一辈子,我也写不尽那里的人和事。”石泉是我的第二故乡,如威廉·福克纳一样,也是我笨拙的笔永远也写不尽写不好的城市。

下一篇:千年以后[ 09-24 ]